网站首页开光庆典妙空法师玉佛大观风物神韵历史考略远景规划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名士因缘-=>正文
没有了               【打印文章】           没有了

     

    名士因缘——名贤遗泽的文化气息

      山因仙而扬名。逸士高人喜寄身于灵山秀水,以期气韵通感,相得益彰,由来多少名士与山水结下了不解奇缘。南岩古寺便因清代著名学者惠士奇的到来而留下了千古传奇。

      惠士奇(1671-1741),字天牧,又字仲孺,晚号半农,江苏吴县(现属苏州市吴中区、相城区)人,清康熙年间进士出身,曾任湖广乡试正考官、广东学政、乾隆皇帝侍读学士等职,学问自成体系,与其父惠周惕、其子惠栋皆为一代经学名家。

      惠士奇家有红豆斋,在苏州城东南冷香溪之北。先是东禅寺有红豆树,相传白鸽禅师所种,老而朽,复发新枝,惠周惕移一枝植阶前,因自号红豆主人,人称“老红豆先生”。惠士奇非常珍爱这棵红豆树,学界尊称他为“红豆先生”,惠栋则被称为“小红豆先生”。惠家与红豆的奇缘,在文化史上传为佳话。

    惠士奇手书“万载云封”石刻
     

      康熙五十九年(公元1720年),惠士奇任湖广乡试正考官,兼任广东学政。在广东期间,他曾云游四方,寻所隐居。至南岩古寺,夜宿寺内,与主持洽谈甚欢。因见其地山势奇特,毓秀钟灵,便将随身携带的红豆栽下为卜,隔天红豆吐芽,惠士奇于是就此隐居。雍正年间,惠士奇被雍正帝削除官职后,曾再次隐居南岩古寺。

    惠士奇家传红豆树扎根南岩


     

      隐居南岩期间,惠士奇设馆办学,培育人才,于村野之间吹送文明气息,传承文化气脉,至今附近村民皆尊称为“惠宗师”。有关他的种种传说,在民间代代相传。如:
    --“十六弟子省试中举”。传说普宁几位秀才正月游山,发现南岩古寺大门春联内容高雅、书法高超,非常钦佩,便询问出自何人之手,几番周折,终于发现系默默隐居寺内的惠士奇先生,秀才们欣喜不已,随即跪地恳求惠先生收为弟子。因其诚恳,惠士奇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随后为他们开讲儒学,传授为文之道。有道是名师出高徒,在惠士奇隐居南岩期间,先后培养了十六位弟子考中举人。

    2007年,刚培植6年的惠士奇家传红豆树在南岩开花结果
     

      --“红豆呈吉祥”,据说惠士奇亲植的家传红豆树,红豆子殊有灵异,人们采摘收藏,或随身佩戴,可视其颜色变红或变白,预测自身或家庭的兴衰。

    村民捐献的百年红豆

      --“题联倡村规”,是指惠士奇以题写春联的形式,在登峰村倡导互助互爱、和睦相处的风气,乡民深受教益,便以他的春联内容作为村规。

      种种动人传说,道出了人们对惠士奇先生的敬仰之情。惠士奇离开古寺后,乡民于寺内设立惠士奇宗师牌位,供奉至今。   

      寺后岩石现留有他的手书阴刻“万载云封”,以前被人炸石毁去“封”字。仅余三字,依然俊迈高远,富于山林逸趣。古寺内存有他的题匾“岭南禅宗”。原匾不知何时佚失,现存的字迹为后人摹造,神态不真。我们从这两幅题字的内容,可知他对南岩古寺的深情厚寄。

      他手植的北京柿(五福柿)历经沧桑,依然苍翠屹立,手植红豆树则于1969年“7.28”强台风中折倒夭亡,殊为可惜。

      至于他两次在南岩隐居的时间各为多久,众说纷纭,暂未有定论。有的资料认为时间不是很长,有的认为隐居时间达三年多。村民们则富有感情地传说,惠宗师其实并不愿意离开南岩,无奈皇帝的圣旨牌一次接一次,催促他赴京任职,他只好把煮熟的红豆栽下,发愿占卜。红豆意外地长出嫩芽,惠宗师感到天意难违,这才恋恋而别。

      今天,游人来到南岩古寺,一路所见所闻,可感受到后人对惠宗师的深厚感情。真是时光流逝百代,贤者精神尤存,无论人世间如何风云变幻,崇文尊贤的风尚将是永远流传的。

     

    惠士奇手书赠古寺的“岭南禅宗”牌匾(原匾佚失,现匾为摹制品)

     

    附:惠士奇生平简介

      惠士奇出生时,他的父亲惠周惕(字元龙,又字研溪)夜梦明代学者杨士奇投名刺上门拜访,以为异兆,便给他起名士奇。惠士奇少时聪慧过人,兼之家学渊厚,学业进展神速,十二岁就能作诗,其“柳未成阴夕照多”的句子,得到先辈们的赞赏。二十一岁时,惠士奇正为诸生,却不参加省试,自谓“胸中无书,焉用试为?”从此奋志力学,晨夕不辍,终于博通六艺,对诸子及《史记》、《汉书》、《三国志》诸史书皆能背诵。一次,名流宴集,座中一客故意刁难:“闻君熟于《史》、《汉》,试为诵《封禅书》。”于是当场背诵终篇,竟然一字不漏,众皆叹服。

      康熙四十八年(1709),三十八岁的惠士奇考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因学问渊博,期间曾被破格任命为祭告炎帝陵、舜陵使臣(此职须学士以上乃得开列),参加国家祭祀大典,被视为异数。康熙五十九年(1720),任湖广乡试正考官、广东学政。在广东学政任上大力提倡经学,三年后,通经者多,岭南学风为之一变。他要求士人要像汉代博士一样 “明于古今,通达国体”,并积极向朝廷举荐人才,曾举荐海阳进士翁廷资为韶州府学教授,部议格置不行,康熙皇帝赞赏他公忠体国、为了政事大局而越权荐才的行为,亲自干预说:“惠士奇所举,谅非徇私,著如所请,后不为例”。史料记载,他任满还京时,“送行者如堵墙”。随后,广东士人将他视为宗师,设木主,配祀先贤,广州的三贤祠、潮州的昌黎祠和惠州的东坡祠都设有他的塑像牌位。每逢正月初一和他的生辰,诸生整肃衣冠入拜,可见他在广东士人心目中的崇高威望。

      雍正初年,雍正帝命他留任,后来召还。据《清史稿》记载,惠士奇进京面见雍正帝时,因“入对不称旨”,被雍正帝罚修镇江城,后来散尽家产,工程停修,被削除官职。

      乾隆元年(1735),乾隆帝复起用惠士奇为侍读学士,免除所欠修城银,并令他纂修三礼。当时惠士奇已现晚景,耳渐聋,身体状况不佳。四年后他以病告归,于乾隆六年(1741)在家中逝世,享年七十岁。平生著有《易说》六卷,《礼说》十四卷,《春秋说》十五卷,《交食举隅》二卷,《琴笛理数考》四卷,《人海集》四卷,《时术录》一卷,诗集《红豆斋小草》、《咏史乐府》、《南中集》、《采莼集》、《归耕集》各一卷,可谓洋洋大观。

      惠士奇生有七子,次子惠栋(字定宇,号松崖)最能传承家学,他继承了祖父周惕、父亲士奇的治经特点,主张尊崇汉儒。惠栋的朋友和弟子如沈彤、江声、余萧客、王鸣盛、钱大昕、钱大昭、汪中、江藩诸学者,又都恪守尊崇汉儒的治经宗旨,因他们皆为江苏人,故被称为“吴派”经学。如此,“吴派”经学经过惠周惕开山创始,惠士奇深化传承,在惠栋身上形成宗派体系,惠氏祖孙三代共同开创了吴派经学,为文化史增添一道动人的风景。